特殊使命-电视剧-全集高清正版视频在线观看-爱奇艺

News

Guangdong BAIDU Special Cement Building Materials Co.,Ltd
— 去哪儿网 —

特殊使命-电视剧-全集高清正版视频在线观看-爱奇艺

第5集 余沁斋见到巩渭平,指责他对其妹不负责任。巩渭平将加入中统一事告诉余沁斋,余沁斋同意将余雪瑶嫁给巩渭平。余雪瑶对此欣喜异常。烛光指示巩渭平除掉叛徒远明。巩渭平借邀请参加婚礼为名,到远明家探路,并宣布改名为巩向光。婚礼之夜,巩渭平将余雪瑶及监视自己的特务灌醉后,潜入远明家,将其除掉。余沁斋虽然怀疑此事系巩向光所为,但终因找不到证据而罢休。 第6集 巩向光捣毁了西山日特的巢穴的同时,被告知“参茸店”案已破,命令巩向光立即赴刑场任监刑官。行刑枪声响起,巩向光才知道被杀的是五名共产党员。巩向光因中余沁斋所设圈套而痛不欲生,感到自己已经无法向党组织说清楚,决心一死以示清白。在他将要自尽的一刻,余雪瑶阻止了他并使他清醒过来。 第7集 抗战爆发,中统高层决定派巩向光前往渭城任副主任。巩向光想借此与延安取得联系,而余雪瑶出于对巩向光安全的担心却表示坚决反对。在余沁斋的压力下和劝说下,余雪瑶只得同意。王琴此时也在渭城,她正和巩向光的母亲生活在一起,靠教书为生并照顾着老人。秦剑、赵飞将延安急需的10箱电台和20箱药品秘密运到渭城,下一步则将运往延安,渭城最高军政长官边国烈受重庆之命要查获这批禁运物资,对外则宣称辑查日特物资。 第8集 巩向光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母亲,母子相见时,巩向光也意外地见到了王琴。王琴并不知道巩向光已经结婚,扑向他相拥而泣,又被余雪瑶撞见,这令巩向光尴尬之极。所幸余雪瑶适宜地化解了巩向光的尴尬,并大方地与王琴相见。巩向光向王琴询问秦剑的下落,并表示有要事见秦剑。王琴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跑回学校宿舍悲伤不已。秦剑前去看望王琴,并告诉王琴巩向光已经背叛了组织,劝王琴早日解脱。 第9集 地下党拟定并实施除巩计划,被潜伏在地下党中的“钉子”得知。余沁斋命令钉子暗中监视并保护巩向光,同时让余雪瑶阻止巩向光与地下党见面,余雪瑶未能阻止。巩向光满怀希望地要与秦剑相见,赴约途中,由于申北汉擅自行动,反使巩向光幸免于难。事后,秦剑严厉批评了申北汉,申北汉并不服气,执意坚持己见。 第10集 巩向光到小学校找到王琴,请她转告秦剑有关赵飞的事情,并要帮助秦剑,希望与秦剑一见。王琴认为巩向光是要引秦剑落入圈套,并让母亲劝阻巩向光。巩母十分气愤,当面教训巩向光。余雪瑶再次到巩母家劝巩母搬过去,碰了钉子。巩向光委屈难言,独自登城以排解内心,被申北汉暗中盯梢并施以杀手,结果被巩向光制服。巩向光再次放了他,并让他转告秦剑,第二天要在剧场见秦剑。秦剑决定与巩向光见面。第11集 赵飞借与母相见之机,将物资隐藏地点相告,让她秘密通知地下党。同时接受巩向光暗示,对特务诈称物资埋藏在青龙山。巩向光又通过王琴将消息传递给地下党。并借与秦剑“偶遇”之机,暗示五福商社已被特务注意。秦剑及时取消了一联络点,不久商社被特务查抄。秦剑与赵飞母亲相见,得知了物资隐藏地点。这使秦剑对巩向光的看法有了一些改变。巩向光称去青龙山起获物资,并通过欧阳荷禀报边国烈派兵护卫。 第12集 巩向光知道,赵飞的死会使地下党进一步误解自己,于是找王琴,想通过她联系秦剑以说明情况,并说八路军联络处内有军统潜伏特务,劝王琴离开学校,以免遭敌人毒手。隐藏在此的秦剑本想露面与之相见,却被门外监视者的声响惊动。秦、巩还是未能见面。巩向光与王琴的频繁接触,不仅引起了各方特务的怀疑,也令余雪瑶不安。巩向光对她说明王琴的危险处境,余雪瑶则表示设法保护王琴。这令巩向光大受感动。 第13集 余沁斋为了保护自身只好帮助救王琴,最终迫使严锟放人。严锟则以不知情为借口拖延时间,结果又以查无此人来搪塞。地下党也四处打听王琴下落,也无结果。申北汉认定王琴的失踪系巩向光所为,决心再次除掉巩向光,并借巩向光为父亲上坟之机采取行动。结果被巩向光发现,两人厮打在一起,直至彼此筋疲力尽。巩向光的助手武平,猜出巩向光是共产党,并知道他心有委屈而无处可诉,巩向光对武平说出隐衷。 第14集 巩向光被押到边国烈司令部。边国烈告诫巩向光不要为王琴而自毁前程,将他放回家,欧阳荷将王琴送入医院。严锟忿忿不平,去找边国烈论理。边国烈以巩向光与王琴是旧情人为由和稀泥,不让严锟再追究此事,严锟只好作罢。但他发誓,一定要抓到巩向光通共铁证,搞到巩向光。苏杰将八联处运进30箱物品一事秘报严锟。严锟以搜捕日特为名,对八联处进行查抄,然而查抄到的全部是美国罐头,令严锟十分尴尬。 第15集 巩向光向王琴表白,希望她相信自己不是叛徒,但她仍抱以怀疑。巩向光请她转告秦剑,自己将到十里铺守卡,可以帮助对方从此路转运物资。余雪瑶也在为自己与巩向光的感情而苦恼,她向巩向光坦言,巩向光颇为感动,向她表白了心迹。巩向光前往十里铺守卡。秦剑得知消息,命申北汉驾马车从十里铺过关以探虚实,从而确定巩向光是否真心帮助地下党。 第16集 检查抬货无果,使巩向光暗暗松了口气。此时,钉子暗中传来情报,让陈雨轩认真搜查,结果在花轿中查获3部电台。陈雨轩得意洋洋,巩向光却突然厉责陈雨轩捣乱,这令陈雨轩一片茫然。边国烈命欧阳荷将巩向光带到司令部。巩向光称自己早有安排,采用的是放少抓多的诱敌之策,以求一网打尽。边国烈认为这符合基本的军事常识,但责怪他为什么不将此计策预先通报陈雨轩。 第17集 陈雨轩认为,十里铺遭袭系地下党所为,且共党物资已借机运出了渭城。巩向光一夜未归,余雪瑶以为他遭处罚,于是找边国烈要人。欧阳荷告知昨晚巩向光醉在她宿舍,从而引起余雪瑶醋意。她回家后在房内大哭,令家人无奈。文启智因留宿赵巧茹处而躲过十里铺之难,陈雨轩却欲追究其脱岗失职之责。文启智惊恐无措,在赵巧茹建议下向巩向光求救。文启智系电侦专家,巩向光知其有较大利用价值,遂设计瞒过陈雨轩,救了文启智。 第18集 在与土匪的战斗中,巩向光冒死营救了欧阳荷,秦剑、曲河则击毙了匪首。战斗结束,边国烈见秦、曲二人表现出色,令巩向光将二人唤来欲给予褒奖。巩向光见到秦剑,才得知十里铺一事并非地下党所为,他表示一定帮助他们完成运送任务,秦剑对此将相将疑。在打扫战场时,巩向光发现被击毙的匪首是六指神,遂断其手掌收起。 第19集 徐夫海被打后到上司肖文富处诉苦。肖文富警告他别去招惹郑力祥,因为严锟正在郑力祥身上做文章。秦、曲正要实施计划,一辆卡车从后追来。原来是边国烈不放心巩向光和欧阳荷的安全,派中尉带领一个班士兵前来护送。这不仅打乱了秦剑的计划,而且使本来的力量对比发生逆转。巩向光以汽车加水为由,避开欧阳荷,与秦剑商议好办法,以土匪滋扰为名使欧阳荷同意了借边区绕道回渭城的想法。 第20集 欧阳荷得到报告,以前查获那3部电台失踪了,于是她汇报给边国烈,边国烈十分恼怒。巩向光将三部电台下落的情报转送给秦剑,秦剑将电台取走。为团结抗日力量,巩向光前去拜见精魂武馆陈静雷,并以杀害陈母的六指神的手作为见面礼。陈误将巩向光视为恩人,召集全家跪拜巩向光,并与巩向光结为异姓兄弟。 第21集  巩向光将计就计,让陈静雷的大弟子唐云设法撬开江、卫二人的嘴,两人招认自己是中统派来的,并要求只见陈雨轩。巩向光断定这是CC系派来搞倒自己进而借此搞倒余沁斋的,于是电告余沁斋。余沁斋命他秘密将二人处死。余沁斋则让钉子将巩向光杀死“地下党交通员”的消息散布出去。果然再次引起了地下党对巩向光的怀疑,并中止了与他的联系。虽然秦剑对此持怀疑态度,但巩向光却又一次陷入痛苦之中。 第22集 武平设法将暗杀周恩来的情报传送给八联处。八联处指示立即通过报纸舆论揭露并阻止这一阴谋。很快有关消息就被刊登了出来。余沁斋到渭城后,托名休养,实则寻找时机以图东山再起,另一方面,是要亲自监视和控制巩向光。余沁斋秘密约见了钉子,钉子正是潜伏在地下党内的记者王济华。王济华建议一举铲除渭城的地下党,而余沁斋的策略却是放水养鱼,并叮嘱王济华,在军统暗杀周恩来一事上,要坐山观虎斗。 第23集 欧阳荷查抄了严锟存放的炸药,严锟却并不在意。各方情报证实,暗杀行动并没停止,但巩向光对暗杀计划几无了解。他如坐针毡,连夜潜入申北汉家,要求地下党随时与他保持联络。肖文富向巩向光透露严锟还是要用炸药暗杀,这使他和欧阳荷一起想到了汽车,于是立即阻止乘坐边国烈和八联处的汽车。就在他们准备接近汽车时,汽车突然爆炸,巩向光再次保护了欧阳荷,自己却受了伤。 第24集 得知苏杰逃跑,巩向光、欧阳荷下令关闭城门缉拿,结果苏杰又被严锟灭口。周恩来安全离渭,从戎代表八路军对之表示感谢。巩向光因忙于保卫事务已疲惫不堪,余雪瑶心疼不已经。巩向光继续对黑田进行审讯,经过较量,黑田终于落入巩向光的圈套,答应将巩向光与日特合作的建议带给宫本。于是巩向光放了黑田,黑田连忙逃向日本特务所在的据点,巩向光跟踪其后直捣日特巢穴,活捉日特头子宫本,全案至此告破。 第25集 八联处向边国烈提出严重交涉,要求彻查从戎一事。秦剑则通过王琴请巩向光帮助查找从戎,巩向光婉拒;陈雨轩欲让巩向光接手此案,遭到余沁斋的斥责;而严锟暗自得意。巩向光向边国烈提出陈静雷欲见他,边国烈亲赴精魂武馆,并赠给陈一把珍贵手枪,以示情意。巩向光借机请陈静雷帮助调查从戎失踪一事。 第26集 巩向光依计而行,欧阳荷将此案作为强盗抢劫呈报边国烈。边国烈虽不相信,但又无良策,于是邀请记者参加对骆一粟和乔晋的公开审讯。审讯中,骆、乔二人称自己是土匪,杀害从戎只是见财起意,但八联处张主任当场拿出二人军统证件上的照片,戳穿了这一骗局,从而令边国烈难以收场。最终,边国烈只好舍卒保车,严锟则得以安然过关。事后余沁斋指责巩向光在照片上做了手脚,却被巩向光反击得无言以对。 第27集 为获得真名单,巩向光设计,令唐云到赵巧茹家捉奸,并留下奸情证据。文启智无奈,只好与赵巧茹设计将陈雨轩灌醉,盗走陈藏在保险柜中的真名单。文启智得手后,与冒充军统的曲河约定在一农舍小院交接,不料被徐夫海跟踪而至。王琴得知曲河有危险,也赶赴农舍通知地下党。她正要和曲河撤离时,被徐夫海发现。文启智此时才知道曲河是地下党,于是趁乱枪击曲、王,二人牺牲,文启智得以灭口。 第28集 陈雨轩亲自审问赵巧茹,得知她与文启智的奸情后恼羞成怒,将她掐死。然而再审文启智时,文启智死不招供,反而编造一套谎言,令陈雨轩无计可施。陈雨轩想借此案整倒巩向光,诱导徐夫海说出不利于巩向光的情况,并请欧阳荷居间作证。余沁斋料定陈雨轩会借此案做巩向光和他的文章,并想通过巩向光拿到文启智手中的真名单,于是一面让巩向光同意接手此案,一面旁敲侧击地迫使陈雨轩将此案移交给巩向光。 第29集 巩向光提供的真名单,使延安清除了隐患,也使秦剑、张主任逐渐产生了信任,二人打算帮助巩向光去延安澄清过去的问题。秦剑建议让巩向光以公开身份前往延安,张主任表示支持,但需要向延安请示。此后,巩向光又将真名单提供给余沁斋,以获取其信任。此前,地下党在传送名单的过程中,钉子已经将名单复制并提供给余沁斋。余沁斋将两发名单核对后,发现完全一样,不免大惑不解。 第30集 巩向光的延安之行刚有眉目,张主任突然通知取消行程,这又在出乎巩向光意外,他感到命运对他的捉弄有些太残酷了。但余沁斋、边国烈也已同意延安之行,他找不出不去的理由,只得让武平在街头袭击自己,用伤势作为借口。巩向光的被袭引起了多方猜疑,巩向光顺水推舟,将众人的视线引向严锟。严锟则开始对郑力祥实施招纳计划,准备在必要时让郑力祥除掉巩向光。 第31集 特务将茶楼包围,秦剑为掩护洪定坤脱身而被捕。军统副站长冯贤章在妓院面见郑力祥,迫使郑力祥作为线人监视巩向光在家中的举动。郑力祥从妓院出来时,恰被武平发现。兄弟二人为此争吵以至动起手来。郑力祥佯作改悔。巩向光伤愈得知秦剑被捕,地下党找到巩向光让其设法营救秦剑,而余沁斋则让巩向光接手秦剑的案子,欲借此试探巩向光。 第32集 为营救秦剑,巩向光定下计策并要求地下党配合。某日晚,巩向光又在节余上喝得大醉。欧阳荷与康莉将其送回家,在返回时被地下党劫持出城。第二天,康莉被放回,她跑到余沁斋处求救,说地下党要求用秦剑来交换欧阳荷。欧阳荷的特殊身份使余沁斋不得不答应对方的条件。严锟此时觉得巩向光过于危险,不能不除,于是让肖文富逼迫郑力祥毒死巩向光。郑力祥犹豫再三,最终同意了。 第33集 为了保护巩向光,秦剑大骂巩向光叛徒并开枪自尽。巩向光终于没有跑向河对岸。由于秦剑牺牲,洪定坤决定暂时停止渭情处的活动。巩向光对郑力祥之死怀有疑虑,认为欧阳荷在搞鬼。而秦剑的牺牲,再次引起一些地下党员对巩向光的怀疑与误解,洪定坤决定停止与巩向光的联系。另一方面,余沁斋也巩向光在河中的行为有所怀疑。而巩向光只能对武平说明秦剑牺牲的实情。 第34集 巩向光被押往重庆,余雪瑶得知消息后请求余沁斋搭救,并找到边国烈要求搭机去重庆。边国烈告诉她,欧阳荷已经去搭救巩向光了,余雪瑶大感意外。严锟命肖文富查抄巩向光家,肖文富在巩向光家遇到了陈静雷,结果查抄未成,反碰了一鼻子灰。余沁斋来到重庆搭救巩向光,但徒劳无果。余雪瑶也来到重庆,也是一筹莫展。巩向光在重庆狱中并未失志,坚持锻炼。保密局对他的审讯也毫无收获。 第35集 巩向光打算将边国烈的进攻意图通知地下党,但始终未能与对方联系上。巩向光得知边国烈的作战部将用临时密码将作战计划发往国防部,找到文启智了解编制临时密码的奥秘,并通过监听破译了作战计划。之后,巩向光把电台交还了余沁斋。余沁斋感到其中肯定有问题,但一时又搞不清楚。由于巩向光无法与地下党取得联络,于是用地下党早已废弃的旧密码,将作战计划直接发往延安。 第36集 07号柴云生用财色引诱机要室的刘参谋,并设计从刘参谋处复制了保险柜钥匙,地下党通过刘菊芳将钥匙交到巩向光手中。按地下党的计划,一方面柴云生将刘参谋调虎离山,一方面巩向光进入机要室获取进攻延安的计划。但余沁斋的突然到来,使巩向光无法脱身。在陈静雷的的协助下,巩向光终于拿到了计划并交给地下党。巩向光的举动似乎证实了余雪瑶的怀疑,余雪瑶当面说出巩向光的真实身份,并劝巩向光回头。 第37集 余沁斋对刘菊芳已有所怀疑,于是派特务盯着她。地下党发现刘菊芳处在危险之中,多次让她离开巩向光家。但她担心无人传递情报还是留了下来。余沁斋来到了巩向光家,向余雪瑶了解刘菊芳的情况,余雪瑶为她遮遮掩掩。边国烈进入率军进入延安后,得到却是一座空城。为找到延安的中央机关,军统调来了新式侦测设备,恰被巩向光遇到。巩向光再次向刘菊芳传回情报。 第38集 边国烈进攻延安又以失败告终,巩向光随边国烈回到渭城。巩向光回家后,得知刘菊芳牺牲的消息十分悲痛,余雪瑶也为刘菊芳的死而懊悔不已。巩向光向余雪瑶讲了他在前线看到的一切,使余雪瑶彻底丧失了对国民党的信心,但面对着大哥的丈夫,她又处于难以选择的巨大痛苦之中。巩向光接到地下党通知,以为对方因刘菊芳一事而处决自己。当他见到洪定坤后,洪定坤向他宣布了延安的决定,恢复他的党籍。 第39集 巩向光和余雪瑶正在准备金条时,恰被前来的余沁斋发现。余雪瑶为巩向光作伪证,被余沁斋识破,巩向光则巧妙地搪塞过去。肖文富的妻子催促肖文富赶快逃离渭城,巩向光前来说服肖文富交出破坏计划和潜伏名单,被肖文富拒绝。巩向光得到文启智的名单后,正要离家去送给地下党。余沁斋恰好赶来,要见巩向光。余雪瑶一面暗中帮助巩向光悄悄离开,一面阻止余沁斋。然而女佣王妈无意间透露了巩向光的去向。 第40集 肖文富湖边与巩向光见面并交给他名单,朱然跟踪而至将肖文富击毙,正要开枪击毙巩向光时,欧阳荷突然出现,将朱然打死。边国烈等重要军事官员逃离渭城,欧阳荷也随之而去。余沁斋见大势已去,回到家中用毒酒自杀。渭城解放。张主任亲手把一套解放军军装递给巩向光,欢迎他的归队。在陵园中,巩向光向余雪瑶的墓献上了一束鲜花。在军区会客室中,巩向光再一次见到了身穿解放军制服的欧阳荷,此时他才知道,她就是05号。
友情链接: 澳门葡京官网捕鱼官网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澳门银河官网各种露点床戏电竞竞猜官网摆脱游戏官网糖果派对官网跳高高游戏官网电玩城捕鱼2高清美女图片美女写真专辑
Tel
Mail
Map
Share
Contact